青海游记1

时间:2019-09-11 03:44:03  会员:ljbeyond  阅览:205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青海游记

 

    长沙作为全国四大火炉城市之一,是名不虚传的。从5月开始,我们就计划着到哪避暑去,最后选定青海。接下来的一个月,在网上我不看别的,专找与青海有关的信息,到最后,我对青海的了解程度比对自己脸上有几颗斑还熟悉。

    终于盼到7月19日。象以往一样,走之前我们照样忙得不亦乐乎。Hermit喊得凶,比我们还晚到机场。Kero的背包罩好得令人惊讶,回去我也添置一个去。托运时记录包的重量,hermit:13.9kg,kero:12.9kg,zoe:18.4kg,我的:14.1kg.

    飞机晚点。许多飞机晚点。凭登机牌领到四份晚餐,因为南方航空总部在广州,飞机餐是广州口味的,非湖南口味,啧啧,真是不知道如何下口。伴着自带的刀豆吃了点饭,我四处溜达,买了一本《感悟》,10元。书中的小故事煽情得很,当饱含着泪水的我下楼时,kero笑得一脸稀烂的冲过来,指着一群在登机口排队的游客问我:你猜他们去哪?哈哈哈哈哈哈……飞机晚点到要去住宾馆啦!我们比他们幸运多了!幸灾乐祸的家伙。飞机在8点左右起飞,我们大呼小叫在长沙上空寻找标志性建筑物,然后,博士hermit说了句让大伙震惊的话:在飞机上看不到星星吧?因为我们与星星平行啊!我晕!批评她没有一点天体运动规律的常识。

    22:22下飞机,23:00到dreams  travel,热水非常的舒服,小洗一个澡,然后在床上摆地摊。

 

7月20日   晴
 
    住要好邻,行要好伴。昨天,我不幸选择和一个夜猫子同住一房,偏偏她话还很多,不清楚几点睡的,只知道早上敲门时,我还没睡着。睡眼惺忪,却精神得很,以行军打仗的速度洗漱完毕,上车。清晨5点多的成都大街静谧、沉着,有少许行人,在晨光里或急或缓。曾经来过成都,那年住的旅舍也许已经拆除,旅舍旁的那座桥一定还在,但,我却记不起来了。那段时间发生的一切,也只留下些支离破碎的记忆。

    茶店子车站没有直接发往大武的班车,买了7:30分去阿坝的车票,早早的坐到车上等待。旅客陆续上来,有当地的居民,背着破旧的包,闷闷的待在自己座位上;有摄影发烧友,不时摆弄着器材,对即将去的地方怀着美好的向往;还有藏传佛教的几个忠实信徒,手上戴着链子,胸前挂着佛珠,mp3和手机里传出的都是佛教的音乐……

    我的目光一直被河流吸引,顺着道路蜿蜒向前,水流喘急,波涛汹涌,浑浊的水面给我铁灰色的错觉,厚重得让我以为流下去的不是水,而是一块块卷着浪花的石头。越往北水流越急,澎湃激昂,在水面卷起一米多高的浪花。15:30,车在米亚罗停下午餐。原来的司机走了,新上的师父比较年青,坐到驾驶室就开了音乐,时尚激情。Hermit在这个时候开始高反(海拔2800m),症状:1,反应慢。当我们忘记是什么问题的时候,她才回答;2,心态扭曲。对于别人的痛苦表现出高涨的热情;3,记忆混乱。坚持《天下无贼》里葛优剥的是熟鸡蛋壳。低海拔开始高反是她的特点。

    昏昏沉沉睡着了。再睁开眼睛已是6点。拉开窗帘,慕然呈现的是高原的美景,蓝的天,绿的地,洁白的云朵,零星的野花,草丛中若隐若现的水洼,满山坡悠闲的牛羊,所有的一切,在阳光下组成一幅和谐的图画。

    开了一整天的汽车终于在20:00分停在阿坝汽车站,象样点的宾馆极少,转了2个小时后勉强找了个旅舍,名字响亮,叫“喜马拉雅宾馆”,实际情况就不好说了。放下东西我们去吃饭,火锅店里好像只有我们一桌客人了。气氛沉闷。对未来几天的行程没有丝毫把握,该坐的车,该找的人,都只有零星的线索。未开发的景区各方面都不太成熟,我们既期待这样未被踩烂的地方,又为没有良好的服务而惶恐。

忧心忡忡睡着了。

 

7月21日   雨转晴 转雨加雪 转晴 转雨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早起。头疼。吃芬必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天雨。心急。无特效药。

         背着包在街边拦的士。阿坝的司机开车象兜风,从来不看路边是否有客人。空着车,哼着小曲,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。只好将自己搬到马路中间一点,处在显眼的位置,在小雨里等到一辆绿色的士。司机热情的问我们去哪,并建议我们包车前往。掐指算一算,划得来,也方便很多,就定下来了,一路还能听他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呢。(邵师父,阿坝人,绿色的士,有点旧,包车联系电话1598470399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阿坝到久治75公里,一个半小时车程。雨也停了,阳光灿烂。久治县城张灯结彩,满街彩旗飘扬。一个大胡子在久治县旅游局二楼窗台外悬挂彩旗,打过招呼,真是旅游局局长颜杰!他让我们直接去景区,他已经联系过了,安排的向导叫依加。10点到达景区门口,许多的摩托车,许多的喇嘛,许多的穿着民族服装的人民,在道路两旁大声的说着什么,相互交流着什么,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,说着他们世界里的故事。迎接我们的正是颜局长介绍的依加,黑黑的脸,短袖外套件毛线背心,见面后马上进入主题,商量线路,联系马匹,很快安排妥当。(依加,久治人,20来岁,年宝玉则专业向导,联系电话0975-8533078,网址www.yejap51.com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马夫年纪比较大,不通汉语,骑马走在最前面,牵一匹马驮包;向导骑马,前后游走,掌管整个队伍的情况;我们也骑马,还有俩小马崽崽跟着它们的妈妈,寸步不离,大部队12:00出发。骑在马背上看风景的感觉真好,拉着缰绳在草原驰聘。仙女湖很快到了,雪山也突然出现,美轮美奂。大片的花海让我激动。那些黄的紫的小花铺满了我的眼睛,在风中摇曳。走着走着,天空飘来点灰云,然后下雨了。落在冲锋衣上,啪啪的响。是雪籽!居然是雪籽!太阳还是那么的耀眼,怎么就下雪了呢!惊讶惊讶惊讶。激动激动激动。一阵风吹过,把灰云带走了,雪也带走了,丝毫没有下过雪的痕迹,感觉象梦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将近16点到目的地,妖女湖边。把依加的红腰带铺在草地上,听着音乐,我们煮奶茶,泡咖啡,嗑瓜子,躺在草地上看浮云飘过,多么悠闲的夏日午后!

晚餐菜谱:腊肉炒花菜,榨菜高山娃娃菜汤,辣椒拌刀豆。20点50分进帐篷,又下雨了。

 

7月22日  晴

        半夜醒来,犹豫,矛盾,还是硬下心来,钻出暖和的睡袋去上厕所。在帐篷里摸索半天,拉链被冻住了,上下拉扯几下才打开,空气凉飕飕的。走出帐篷,看见满天星斗,密密麻麻,银河清清楚楚,忘记了寒冷,我在原地呆呆的抬着头,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   早上交流,都说冷,只有我美美的睡了一个晚上。我们在冰天雪地里扎过帐篷,在茫茫沙漠里堆过枕头,今天体会在高山草甸扎营的感觉,软软的,格外舒服。我要在最艰苦的环境,用最舒服的方式,看最美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 等太阳出来晒干帐篷,收拾营地,出发。骑马的距离只有一小段,马夫藏族老爹停在山腰的藏民家喝酥油茶,我们在海拔4350米开始爬山。山坡非常陡,没有树,低矮的草丛陪伴着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向上走。步步危险,时时紧张,看着原来仰视的一切慢慢的移到了脚下,年宝玉则的主峰越来越清楚的呈现在眼前。4550米处的海子水清清澈澈,印着云的影子,山的影子,蓝天的影子,我们的影子……向导说,我们是第一批外地来此的女游客,其他人还没有谁看到过这个海子呢!高海拔地区的阳光照射格外强烈,隔着三层衣服晒得背疼,隔着两条裤子晒得腿麻,想想今天早上在泉水中洗脸,冻得手指快断掉,真是冰火两重天。好好享受了高原的日光浴,然后按计划返回。藏族老爹牵着马在等待,陪着他的是一群藏族小孩,大的16、7岁模样,小的大约4、5岁,脸上除了高原红,还有对我们的好奇。赶紧把腰包里的零食拿出来,分给他们。所有的孩子都没有分享食物的概念,递到手上的东西,要么塞进口袋,要么塞进嘴里,包装纸顺手丢在地上。在他们的世界里,所有的一切来自大自然,也回归大自然。藏区牧民住处不固定,学校少,很多孩子几乎没有上学的机会,想起久治县的一块宣传牌:“开发大西北,教育是关键。”我非常认同,如能再次踏上这片土地,希望藏区的孩子们能拥有良好的教育。最小的那个孩子兴致盎然学我们说话,我教他说“你好!”“垃圾带走。”不想因为游客的到来,使这片原本美丽的土地变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 今天的宿营地扎在仙女湖和妖女湖之间,与昨天相比,湖边的山少了几分狰狞,多了几分柔美。久治的天空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而我们这还是晴空万里,急急忙忙搭帐篷,做晚饭,趁乌云还没飘来之前,赶紧钻进了帐篷。

晚餐菜谱:辣子鸡丁,腊肉排菜,凉拌海带,榨菜汤。

 

7月23日    天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半夜还是爬起来一次,雨后的天空即使是晚上也感觉碧空如洗。又是满天星星,清楚的看到银河。Hermit问我:那2颗最亮的是**和织女吗?我也不知道,翻出相机拍了两张,可惜只有青石板,没有亮晶晶。隔壁帐篷传来对话,说外面下大雨,里面下小雨,再次想念我们的绿色帐篷,大且长,外帐结实,还能开窗户,躺在睡袋里看星星。Kero第n遍批评帐篷的主人。今天还是回景区入口处吧,睡个安稳觉,白天有精神,去阿尼玛卿时再想办法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人先爬出了帐篷,四处溜达。露水在草尖滑落,花儿刚刚醒来;河对岸的三顶帐篷也逐渐活动起来,隐隐约约的人影在晃动;山和云也醒来了,只有仙女湖还在安睡。

          10:30分出发。原计划去看的海子和瀑布因为枯水不适合去,大伙儿想看的白色海子因为道路险峻向导不肯带我们去,留下遗憾骑马出山。

         正赶上久治县庆和年宝玉则首次旅游节,景区入口热闹非凡,很远很远就能听到他们颂经、唱歌和吆喝的声音。走进了,草地上许多的车,许多的盛装的藏族人民,许多兴奋灿烂的笑脸,还有许多关注的眼睛,看猩猩一样盯着我们。喇嘛一车车的过来,又一车车的走了,留下祝福,留下飘扬的风麻。还有胸前挂着牌子的游客,充斥着整个景区。不习惯如此热闹的场景,我们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几乎所有的车都涌向这里,没人愿意离开,明天的赛马会在他们的心目中更是重中之重,想包车去大武难上加难。只好求助警察叔叔,在炎炎烈日下,站在久治的十字路口,和警察叔叔拦来来往往的车。单纯而热心的国家工作人员,骑着摩托车转了几圈,又开着警车找了几轮,终于为几个异乡的、素不相识的女子,联系到一辆前往大武的面包车,除了感谢的话,连瓶水都没有给他们买。真诚的记下他们的名字:扎西德勒,久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运气真好,虽然面包车司机的开车技术含量几乎为零,但在谈论他的技术时,带给我们无限的快乐。整个路程,他用破旧的磁带机和摇晃的身体陪伴着我们,以S形曲线前进。无数次拐弯时我被他吓得一身冷汗。400多公里路,10个多小时车程,看着太阳落下,看着月亮升起,看着星星挂满整个天空,极度瞌睡,却不敢有丝毫松懈,牢牢的盯着前面的道路。终于在凌晨2点过5分停在果洛洲,我有再世为人的感觉。虽说果洛是洲政府所在地,晚上却冷冷清清,好不容易敲开一间宾馆的门,和司机道别,背着包跟服务员去房间。打开房门,我二话不说干呕数次,被房间里不知名的各种气味逼了出来。再找住处已不现实,用冲锋衣裤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,倒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


0
相关攻略
西宁到青海湖旅游攻略
版权所有:旅游攻略网 蜀ICP备17036752号-1 手机版
广告联系QQ:527359484 E-mail:527359484@qq.com